10.0

2022-08-31发布:

淫蕩世界

精彩内容:

經過多次的性愛遊戲,大家都累了。加上我工作忙,已經好一陣子沒雜交了。每天我都安分的回家,當然還是與老婆經常做愛。中間只有幾次與媛媛及小玉玩過,其余我都是老婆的
休養一陣子後,我與老婆又開始不安分了。接連幾天要計劃年假如何玩,但又不想找原來的人,所以一直沒確定。
在休假的前一天仍不知要幹幺,正想要在家裏當乖小孩時,我的兒時玩伴俊宏打電話來。他因工作的關係,要來台北待一陣子,他提早來適應環境,所以有幾天假期。老友多年不見,當然就邀他晚上吃飯了。
吃飯時我當然帶老婆小蕙去,沒想到俊宏竟然也帶珠珠來。珠珠是俊宏以前的女友,也是我年輕時候的性泛想對象,我曾多次偷看她與俊宏做愛。這件事我也跟老婆提過。大家先寒暄一番,就坐下來吃飯。
邊吃邊聊才知道,珠珠後來嫁到美國,前一陣子離婚回國。沒想到俊宏也剛離婚來台北工作,兩人又連絡上了,當然又搞在一起了。地球是圓的,轉了一大圈,他們兩個又在一起了。
四人當然就喝起酒來,我與俊宏當然聊起兒時往事,而珠珠卻拉著小蕙直說我以前的糗事。小蕙說珠珠一定很棒,不然阿雄不會老是講珠珠的是給她聽,當然是在做愛時才講。珠珠喝了酒,就不客氣的說:「阿雄本來就很哈我呀!以爲我不知道他在偷看,我還故意自慰給他看,讓他哈死。」
既然講開了,大家就不客氣的講風流史了。俊宏說他因爲連他前妻的姊妹他都幹過,前妻受不了才離婚的。珠珠說她的性慾超強,她前夫餵不飽她,她只好找外食,被發像就離婚了。他們兩個的事真是小case,聽我與老婆講完我們的風流史,俊宏與珠珠羨慕死了。尤其珠珠纏住我說:「雄!你真的那幺厲害。晚上試試好嗎?」小蕙一聽,就將珠珠抱住,先親她一下,接著說:「當然好,不只阿雄讓你試,我也可以。晚上就到我家,讓我們夫妻好好招待你們。」
一回到家,俊宏尿急,老婆就帶她去廁所。客廳剩下我與珠珠,看她仍是那幺的美麗,我就大膽的把珠珠摟進懷裏,給她深深的一吻。趁此時,我的雙手也不甘于閑著,一手去撫摸著她胸前的兩個高峰,另一手伸進了她的裙內,就隔著叁角褲去扣弄她那神秘的叁角地帶。
我的手愈來愈用力的揉搓著她的乳房,而我的另一只手則扣弄得她淫水直流。
這時,我也發覺到她那小得不能再小的叁角褲已濕了一大片,而我下面的小弟弟也已漲硬了起來,就用搓乳房的手脫去了她身上的衣服。
而珠珠似乎全然不知似的,她已沈迷在他的愛撫愛。我眼前出現的是兩團富有彈性又白嫩的肉球,這景像刺激得我的小弟弟高挺了起來。
我拉著她的手,摸向我那粗大的陽物,沒想到,她卻一把將那肉棒握住了,她顫聲地說道︰「你這裏好粗、好大啊!」
「大才好呀!插起來才痛快。要試一試嗎?」
我知道她已需要了。于是他輕輕的除去了她的胸圍,這時,整個乳房已全然無所遮掩,我的手在她的乳房揉搓了一陣,一會兒用手捏了捏乳頭,一會兒又把整個乳房握實,用力的揉、搓、捏、壓、轉。
過了大約五分鍾左右,我的手慢慢的往下移動,來到她的小腹,我又輕輕的把那濕了一大片的叁角褲褪了下來。然後用手去撫摸、扣弄她的陰戶。她那叢毛茸茸的陰毛,覆蓋著那桃源洞口,我伸出了手指,插進珠珠的陰道內輕輕扣弄著。
珠珠被我這一陣扣弄,全身癢絲絲的,淫水直流,流濕了那椅墊。她媚眼如絲,小嘴微啓,不時發出「哼哼」之聲。我知道時機已到,于是,就以最快的速度,脫去自己身上的衣服,然後把珠珠壓在下面。
我不停的吻,吻遍了她的全身,吻到珠珠的陰戶時,我即張口把珠珠的淫水吃了下去。那味道很難講,溫溫的、滑滑的,還有一股腥味。
「別.你別再吻了,我.我要癢死了!好哥哥,求你別.別再吻了,你吻得我心好亂啊!快停一停吧!」
她受了這刺激,開始浪哼了起來。她握著我大雞巴的手,直住自己的陰戶那裏拉過去,她好像是有點兒難耐了。
我看她的陰核已經變硬,陰唇也發漲了,小肉洞裏淫水直流,于是滿臉得意的笑道︰「還是讓我來吧!」
說著,就用手指去撥開她的兩片陰唇,用手扶正玉莖,對準目標,把屁股猛一沈,「補滋」一聲,全軍覆沒。
「哎呀!你那裏好大!好粗!很痛啊!我不要了!」
「你稍微忍一忍,等一下就會讓你舒服的!」
我說著,即用「九淺一深」的做法,緩緩的、輕輕的開始抽插,插了大約五分鍾後,她的屁股也已慢慢的扭動、擺動,嘴裏還不停的發出淫叫聲和喘息聲。
「啊!好一點了,啊!快!快一點,用力.用力,對了!好舒服哦!」
我被她的淫浪聲激得慾火高漲,抽插得愈來愈快,有時一插,還直抵花心。插得珠珠不住地叫舒服,叫痛快!
「我們換個花樣好嗎?」
「隨你吧!」
我聽她這幺說,就緊抱住珠珠猛一翻身,這姿勢也就是我仰臥在下面,而珠珠正坐在我的大雞巴上,這意思心軟是要珠珠採取主動。
此時珠珠的下體已癢得難受,就不顧一切的在我的身上套動著,一起一落,一上一下,下下著肉,直抵花心,讓她舒服得直浪叫道︰「好美啊!你的花樣真行哦!」
「啊!親哥插死我吧!我已受不了啦!快!」
我看她似乎快不行了,于是又再次的翻了個身,姿勢又回到本來的樣子。隨即來上一陣如狂風暴雨般的狠抽狂插,插得珠珠大聲浪叫道︰「啊!插死小妹啦!插破我那浪穴了,快!快!我要完了,我快要完了!」
果真,她真是完了,一股陰精,直沖向我,而且,陰壁還不停的抖顫、收縮,緊緊吸吮著我的陽具。
我的陽物被珠珠的精水這幺一沖,那種滋味真是難以形容的美妙,趕緊來一陣瘋狂的抽插。一時,客廳內儘是喘息及浪叫聲。珠珠渾圓的屁股擺動得更是激烈,她迎湊著我的抽插,而她的陰道,還在不停的收縮、顫抖。
我猛抽狠插了幾百下,陽具就在珠珠的陰道內跳動不已,不久,我精關一鬆,一股陽精直射而出。珠珠被我的熱精這幺一射,屁股扭動得更是賣力,擺動得更是厲害,嘴裏還不停的啡道︰「好舒服!好痛快!真是太痛快了,好哥哥,你真會玩,你插得我死去活來了!」
我看她那副浪態,那副媚勁,情不自禁的低下頭來,吻住了她的雙唇。良久,良久,才分開來。
俊宏與小蕙在房裏已知道我與珠珠幹起來了,小蕙想洗澡,俊宏就對著小蕙說︰「我們先去洗個澡吧!」
小蕙點了點頭,兩人一同進了浴室。
「來,讓我來爲你服務。」俊宏說著,隨即動手把小蕙脫得一絲不挂。然後再迅速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除去。
俊宏直看著她那那特大的乳房,嘻著嘴說道︰「來,我來幫你擦。」
說著,就拿起毛巾,直往她胸前的那兩大團肉伸去,這一搗使得小蕙忍不住的嘻笑道︰「嘻嘻!你別搗我嘛!癢死人了,嘻嘻!」
「來,現在輪到你來幫我洗。」俊宏說著,隨即轉過身去,要小蕙爲他擦背。小蕙真拿起毛巾來爲他擦起背來。
「好,輪到搓前面了。」
接著,他又轉過身來,讓小蕙爲他擦胸膛。小蕙果真拿著毛巾在他胸前擦了起來,擦到他的下體時,她停了下來,不敢再往下擦。俊宏拉起她的手,要她握住自己那條粗硬的大陽具,嘴裏接著說道︰「你擦啊!怎幺不擦啦!」
小蕙聽他這幺說,也就不客氣的開始爲他擦洗。可是,當小蕙的手握住他的大肉棒時,他的陽具立時挺硬了起來,再經小蕙的擦洗,更是充血、漲大。熱熱的,像條粗鋼鐵似的。
俊宏兩手也不甘寂寞,一手伸向她的胸前去撫弄著她的大乳房,另一手去扣弄著她的陰戶。他用兩指伸入她的陰道內去扣弄。不多時,她的淫水和洗澡水已混爲一種水。俊宏又湊了過去,去吻她那火熱的雙唇。小蕙的丁香嫩肉,也自送入俊宏的口中去讓他吸著、吮著。
這一來,使得俊宏慾火高燒,他一刻也不容遲緩了,隨即抱起小蕙,往那張大床大步走去。他把小蕙輕輕的放在床上,而後自己也上了床。
此時,他還不停的用手去揉搓她的乳房,他把整個乳房握住,然後旋轉幾下,再用力壓,這一招已經把小蕙玩個不亦樂乎。
「啊!」小蕙被他這一盡情的挑逗,不禁的扭動了一下屁股。不久,小蕙即自把兩腿分開。俊宏看她已漸漸現出淫態,即用自己那租壯的陽具,在她的陰戶口不住的磨擦和旋轉,然後再頂到她的陰核上,不停地搓揉著,頂得她渾身抖震。揉得她心口發燒!
這時,小蕙已經感到身上發燒,臉兒發熱,小腹發燙,玉穴發漲。猛地,她一陣抖顫,全身甚感舒暢,口兒也發乾了。
「啊!」她微微呻吟著,她已經淫水滿穴,奇癢難當。她只覺口兒乾了!她只覺乳兒麻了!她只覺玉穴癢了!她全身都筋骨趐漲,渾身也益發火熱。
她現出淫蕩姿態,微閉星眼說道︰「不要再頂了,你頂得我浪穴都癢死了。我.我受不了。」
猛然一陣抖索,玉穴中一股熱流沖擊而出,她全呀如觸電般的一陣快感,她竟還末享受到她的鐵條,就出了一次精。
俊宏知道,女人出水,表示已進入性的高潮、快感邊緣。而此時單已感覺她非常需要他的慰藉了。
他吻得更熱烈,手也活動得更激烈。她實在是難受極了,她需要了,于是伸出她的玉手,握住他那勃起已久的大肉棒,硬要往自己的陰戶塞去。
好一副媚勁。好一副浪態。一臉的春色,讓俊宏忍不住又吻了下去。他一挺腰身。
「補滋」一聲,他的大肉棒已進入了她的陰戶,她挺了挺屁股,讓陽具插得更深一點。
又粗又硬的大陽物,一入桃洞,就把那小小的玉穴,塞得滿滿的,這使她感到好充實.好滿足。他腰再一挺一沈,有規律的由「九淺一深」之法插送著。
她哼著叫著,真是浪極了。
兩人抽插了一回,就都感到不能滿足了。
「我們換個姿勢吧!」俊宏眼裹浮現了不少的血絲,看著小蕙的浪態說道。
「好!快點吧!」她真是忍不住了,她早已慾火高燒。
俊宏把小蕙的雙腿高舉,擡至他的肩上,然後再用兩手去捧著小蕙的臀部,單心把陰戶張開並去迎湊。俊宏用他的大雞巴直搗小蕙的陰道的深處,一下拔出,一下送入,磨擦得異常緊湊。他換了這個姿勢,抽插得小蕙更爲淫蕩。俊宏這一猛抽狠插,真是天搖地動。插得小蕙簡直是魂飛九霄了。她一把緊的抱住俊宏,猛擺其臀,狂扭其腰,這一扭一擺,就把整張大床弄得「吱吱」作響。
「啊!我不行了,我完了,我要出水了!」話聲一落,小蕙已是第二次洩身了。此時,她已進入了高潮。她死命的扭腰擺臀,讓那王莖在她那浪穴中不停地磨擦、旋轉。
俊宏改用慢慢地插,飛快的抽!「蔔」地一聲,她覺得內心一空,很快的又慢慢的充實起來。他用力抽插,進入穴內直抵花心,剛整根盡沒,頂到穴底時,她心中就感到滿足時,忽又「蔔」地一聲,大肉棒又飛快的抽出,一下快,一下慢,一下實,一下虛的,弄得她芳心曆亂。
俊宏但覺從她的子宮內射出一股陰精,直沖向他的大龜頭,把他燙得舒服極了。這已是她第叁次出水了,她已感覺昏沈沈的,有如騰雲駕霧般的飛向天際。她淫蕩地浪哼著,身子一陣抖顫,子宮一直在收縮,她又洩了一次,這是第四次了。她的浪穴內早就像黃河決堤似的。她真的是瘋狂了。
「大雞巴哥哥,你就快點吧!好讓我休息一下吧!啊!你真把妹的浪穴插破啦!」
俊宏已經動了將近一個多小時了,他此時也覺得有些腰酸腿麻的,于是,他心神一鬆,全身一緊,加速地猛抽狠插了百余下。不多久,大雞巳忍不住一陣狂跳、抖顫,他猛一送,直抵穴心,一股急流疾射入她的陰道裏,小蕙被他的精水一燙,嘴裏更是淫聲浪叫道︰「啊!美死了,燙死我了,真痛快!真舒服啊!大雞巴哥哥,你真是會插!」
熱嘌嘌的精液射入了小蕙的子宮內,燙得她全身是一陣舒暢,又得到了一次最消魂的快感。她舒服得哼個不停。
俊宏疲乏的滾下來,躺在小蕙的身旁。由于兩人的興奮運動,使他們疲累得很。兩人慢慢地進入了夢鄉。
我抱著珠珠在客廳休息,正在情話綿綿話當時,老婆從房間走出來。老婆懶洋洋的坐在我另一邊,先對著珠珠說:如何?我老公很棒吧!接著又對我說:老公,帶珠珠去洗澡,俊宏在裏面睡著了,我去用點吃的。
洗玩澡出來,老婆已準備好了。叁人簡單吃一些就做在客廳聊天,當然都聊些風花雪月的事。珠珠說她有一位黑人炮友,每次她被幹到喊救命,他才滿意的洩精,不輸給阿雄。這時老婆聽了口水都快流出來了,珠珠哈哈大笑就過來老婆身邊說:別羨慕,下星期他會來找我,在介紹給你用。一說完,老婆與她就在我面前玩起來了。先是親吻,接著撫摸,最後成69姿勢舔對方的陰穴。我在一旁越看越興奮,突然想起多年前珠珠的自慰情景,就教老婆過來我這邊,我將肉棒插進她的陰穴裏,而珠珠則在我們對面自慰著。
「啊……老公……好哥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妹妹……美死了……再插……再……插深……天哪……好好哦……好老公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我受到鼓勵,更是下下用力戳到底。加上珠珠正淫蕩的自慰,讓我與老婆更是興奮。屁股快速的磨動,小蕙被我插得浪汁四溢,叫聲又騷又媚。
「哦……好快活……好美……啊呀!……哥……我快不行了……我要……來了……趕快……狠插妹……妹……幾下……啊……對……真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不行……我……來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還沒叫完,穴心兒不住的收縮顫抖,果然洩了出來。
老婆才一高潮,珠珠就撲到我懷裏,拚命的親我。親了一陣子,我把珠珠一推,讓她坐靠在沙發背上,挺著大雞巴,蹲跪在珠珠的面前,珠珠乖巧的張開雙腿,並用雙手撐起,來迎接我的雞巴。
大雞巴來到穴口,也不稍做停留,龜頭剛侵入花蕊,便長驅直入,一下子深抵花心。珠珠從沒被插得這幺深過,一口大氣差點喘不過來,待得大雞巴緩緩抽出時,才「啊……嗯」一聲,浪叫開來。
「好……好美哦……哥哥……好好……」
大雞巴開始輕抽深插,兩人在沙發上的姿勢又令雞巴十分容易頂到花心,這樣子次次到底的刺激,真讓珠珠美到心田深處,一陣陣浪水直流,口中浪聲不斷。
「好舒……服……好美……唉喲……又到底了……啊……怎幺……這樣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好爽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行……要……丟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唉呀……丟了……丟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哥……哥……」
我才剛不過抽動幾十回,珠珠已經又浪丟了一次。我也不去管她,繼續埋頭苦幹,大雞巴仍然次次到底,幹得珠珠又叫:「哥哥……好……棒……喔……好……深……好舒……服……啊……啊不好……又……啊……我又……要完……蛋……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她越叫聲音越高,丟精時簡直是尖聲狂叫,我發現她也是很容易就會高潮。
「珠……你好浪啊!」
「是啊……我浪……我……浪……哥……快插……我……插我……」
「哎呀……真好……真的好好……好哥哥……親哥……我要……死…了……」
我看她這樣淫媚可人,忍不住低頭親吻她的嘴兒,她伸出灼熱的香舌相迎,兩人吻得幾乎透不過氣來。親過香唇,我又去親她的耳朵,用牙齒輕齧耳珠,舌頭來回輕舐耳背,甚至侵入耳朵洞裏,珠珠哪裏還忍受得了,「啊……啊……」死叫,渾身發麻,陣陣顫抖,雙手緊緊的抱住我的背,雙腳則緊緊勾纏住我的腰臀,屁股猛挺,小穴騷水不停的流出,大雞巴進出時「漬!」「漬!」聲響。
「哥呀……我……又要……丟了……丟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她哼叫著,果然一股熱燙的騷水又噴冒而出,但是這回洩完身子,她再也沒有力氣去摟纏著我,手腳四肢懶洋洋的放鬆開來,閉著眼睛直深喘氣。
我略擡起身軀,低頭問:「珠珠,怎幺了?」
珠珠媚眼如絲,輕笑著說:「啊……妹妹美死了……哥哥真棒!我……沒有力氣了……」
「那……你不要了嗎?」
「要!要!」她急道:「人家……只是……休息一下嘛……」

我看她騷浪的可愛,就把她翻過身子,變成伏跪在沙發上,我拿過兩個大靠墊讓珠珠抱著,好令她趴得舒服一點。然後大雞巴從屁股後面再次侵入穴內,這種姿勢插得更深了,珠珠從喉嚨深出發出「啊……」的輕喚,半回過頭來,瞇眼看著我,臉上帶著微笑,表情媚惑極了。